“没有什么比新冠病毒

更能精准打击到婴儿潮一代了。”

一个叫作“Boomer Remover”(婴儿潮一代的消灭者)的标签,火遍了疫情期间的Twitter。

两周前,“Boomer Remover”首次被以玩笑的形态发上Twitter话题的当天,它便携带着对老人们的恶意,像病毒般分裂出了几百万条衍生动态和图片创作。

而它所指代的,正是在高龄人群中更易发作的Covid-19病毒。

500
  Boomer=Baby Boomer,二战后婴儿潮的出生者。约有7600万美国人在1944年到1964年之间降生。

500
500
  “感谢Covid-19,我早就受够了这群老X。”

爷爷奶奶们的头都快要被社交媒体上的言论攻击锤爆了,没气出脑血栓的都要庆幸自己不会用智能机,才躲过了这波魔法aoe伤害。

500
500
500
  任何一款国外流行表情包

都被Boomer Remover攻占了。

你很难找到发明Boomer Remover的人是谁——始作俑者早已躲在海量的谩骂背后,对自己挑起的这场代际战争隔岸观火。

“能够熟练制作meme图,并始终对老人怀有敌意的,当属Z世代的小鬼们。”

500
  英语中Z世代是抱着智能手机长大的小孩,也是生活在社交媒体上的一代人,四舍五入到国内语境可称作“泛00后”。

500
  "X世代别着急

Z世代的枪

马上就要指向你们了。”

大部分的Z世代年轻人都还是在校学生,而Boomer Remover可考证的最早起源,也正是来自于校园间的口口相传。

早在3月13日,Twitter用户Carlin在中学工作的亲戚就告诉她:学校里的孩子已经开始把新冠病毒叫作Boomer Remover了。

500
500
  短短几天后,

数不清多少人把Boomer Remover

用作自己的社交人格宣言。

他们“大逆不道”的行为,也很快就引来了正义人士的回击。

“你们都盼着你的父母和祖父母早点死么?这样你们就能从地下室和阁楼搬出来了?”(讽刺年轻人的宅家啃老现象)

500
  “把Covid-19叫成Boomer Remover的坏人们,我祝你爸妈把遗产留给动物保护中心。”

500
  Boomer Remover一词,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引发了骂战,也揭开了藏在自由平等下的社会沉疴。

在这之前年轻人淤积的对于婴儿潮一代的不满情绪,都借着病毒撕开的口子表达了出来——他们希望Covid-19能够“替天行道”,代替自己向Boomers重拳出击。

“再见,Boomers;你好,不再贫富悬殊、没有学生贷款的新世界。”

500
500
  在1990-2020年间,

Boomers正在掌握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

千禧一代看不到翻身的希望,

而Z世代只需要泥沙俱下的狂欢。

“你们享受了地球自白垩纪以来最好的时代红利,却给我们留下这样一个烂摊子。”九年级的Laura在脸书上写道。

千疮百孔的自然环境,有限的工作机会,整天发疯的总统,都让美国年轻人像一根越压越紧的弹簧。而意料之外的疫情,倒让这自我感觉暗无天日的一代见到了点“希望”。

在他们看来,似乎解决婴儿潮一代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像杀死一只虫子那么简单。

500
500
  "我们再也没有做梦的奢侈了。”

一名耶鲁大学的学生将这句话

写在了纽约时报上

在目光可见的范围内,Z世代的熊熊战火即将从线上蔓延到线下。

以Boomer Remover为主题的棒球帽、卫衣和T恤衫已经在Amazon上开始售卖——疫情并没有耽误投机的文化商人开工。你能想象到这群年轻人在未来的某一天,穿着它们聚集在白宫面前的样子。

500
500
  网上吐槽可以不计后果,

在现实中穿上消灭老人的短袖,

小心挨越战老兵的揍。

但即使是婴儿潮一代的老古板,在度过了2019年后,也会对这场声势浩大的讨伐见怪不怪。

去年,“OK,Boomer”作为年轻人的流行语在美国、英国等各个西方国家传播开来。这句话的含义差不多相当于你跟你妈聊不下去时给她发的呲牙表情。

嘴上的OK意味着心里的不OK,潜台词是:我受够了,随你便吧。

500
500
500
  年轻人主要对三个问题

感到非常OK:

气候问题、就业问题和酷儿问题

Boomer Remover是“OK Boomer”的一次诈尸,但更加无所顾忌:上一次,他们还勉强OK;这次,直接盼着老人快点死。

Boomers并没有在社交媒体上给予Z世代有力的回击:那里并不是他们的主战场。

作为Boomer一代的小说家弗朗辛·普罗斯在他的文章中规劝年轻人,他们的愤怒用错了地方。

“你还在吃社保的爷爷奶奶有什么错?去找萨科乐家族、大银行和科赫兄弟的麻烦吧!”

500
  有的Boomer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更多Boomer只是无名小卒。

愤怒与绝望中的Z世代无心思考,当下的痼疾能不能怪到一整代人身上。

“我们偶尔生气,时常绝望,无时无刻不感到迷茫。”

他们为自己关心的环境和平权问题遭到漠视而感到失望——很多时候他们的努力都被刻画成“Z世代的作秀”;他们也为日益紧张的工作机会和天价房租感到困扰:00后再酷再亚,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依然上不起昂贵的私立学校。

Covid-19给了年轻人报复的机会:你对我的生活冷眼旁观,我就对你的苦难幸灾乐祸。

500
  这一定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一定是最坏的时代,但这是一个无法沟通的时代。即使人人都用上了5G,你和你爸妈之间依然有一堵无法逾越的壁垒,更别提你和别人的爸妈。

掌握信息高地的00后网民,无法用舆论武器伤及坐在金山银山上的少数Boomer一分一毫,更多老迈的Boomers只能承担着无法被removed的诅咒,却不知道该对自己愤怒的孩子说些什么。

500
  颇具黑色幽默的是,

截至昨天纽约市的数据显示,

青年人群的感染人数是最多的。

冯内古特说过,莎士比亚的伟大之处在于向我们揭露了人类的局限:我们并不知道此刻的际遇,是吉兆还是凶兆。

日本的高学历“尼特族”废在家里一个月不出门一次,韩国学生的最大梦想是当Youtuber而不是进三星工作:无力感浸透了大洋两岸的年轻人,只是有人大声疾呼,而另一些人沉默。

Boomer Remover这词没道理,但有来由。

500
  我们不知两代人会以彻底的崩裂作结,还是会满含热泪地拥抱和解。

毕竟,每一代人都曾建造过桥,最后不知为何却都变成墙。

《新闻周刊》网站的上一篇评论以《Boomer是史上最伟大一代》为题,对那些年轻人语重心长地说:孩子,我们那会儿汽车尾气多严重,走的路上得戴防毒面具。

“我们做出了改变的努力,现在该你们接棒。”

500
500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Twitter官网,原文地址《为什么Twitter上的年轻人咒老人们得肺炎?
暧昧文章:
上一篇: 上一篇:
Copyright © Twitter官网 Twitter官网 by www.tui-te.net & Twitter中文网 & Twitter注册 / tui-t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