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过现如今的互联网世界却并非如此,好点子可太容易“传千里”了。过去十年里,一个伟大的互联网创意——Snapchat于2013年推出的Stories(故事)——似乎注定要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复制。

tuite

Stories的绝妙性包含了这样一些要素:

1.视觉性:其内容通常是手机拍摄的照片或视频;

2.短暂性:24小时后自动消失,阅后即焚;

3.叙事性:一组Stories可以串起一个更大更完整的故事;

4.随意性:朋友对你的Stories精美度并没有什么期望;

第一个偷创意的是Instagram,他们对此也直言不讳,不仅使用了相同的名字“Stories”,还表示这种内容形式“已经很常见”。Facebook几乎把Stories带到了所有平台上,包括其核心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

Facebook Messenger Stories

再到后来,更多内容平台纷纷加入自建Stories的大军中。先是Medium有了“Series”,接着YouTube有了“Reels”,再是Skype有了 “Highlights”,就连Google也在搜索引擎中加入了“AMP Stories”(AMP是Google推出的可加速移动页面浏览的格式)。前段时间,LinkedIn也在测试Stories功能。

新的参与者里还有一位重量级嘉宾——Twitter。自2006年3月问世以来,Twitter上一直只有一种内容类型,即280个字符的推特(Tweet),但从现在开始,它的一位南美表亲出现了——正在巴西市场进行测试的Fleets。

Twitter为何推出Fleets?Fleets的功能与形态是怎样的?其对平台、用户、新闻业会带来什么影响?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综合编译尼曼实验室等多方报道,为你条分缕析这一重要动态。

Fleets的“减压”愿望

正如Fleets(可译作舰队,fleeting有稍纵即逝的含义)这个名字,这些帖子会出现在信息流上方一条单独的时间线里,并于发布24小时后消失。换句话说, Twitter也有自己版本的Snapchat Stories了,从呈现方式来看,这与Instagram版本几乎完全相同。

互动特点:不能转、赞、评

如果要发一条fleet,用户需要找到主页顶部新增的横向时间线,点击加号按钮,最多可以输入280个字符的文本,并添加照片、GIF或视频。视频最长支持2分20秒(或512MB),而列入白名单的媒体可以发布最长10分钟的视频。

点击发送之后,这条Fleet将出现在主页顶部的横向时间线中,并且有一定的排名权重——排在前面的是和你互关好友的最新Fleet,随后再是你单方面关注的其他账户。

一个用户可以发布多条Fleet,这是Twitter版Stories的不同之处,也是潜在的繁琐之处。要查看他人发布的多条Fleet,需要在该用户头像处向下滑动,看下一个人的Fleet时再向左滑动。但Twitter表示,这些手势操作可能会根据用户的反馈而改变。

Fleet不能点赞,不能转发,也不能公开回复。用户的互动方式是点击帖子旁的表情符号或者输入文字回复,这种方式会跳转到私信聊天的界面(如果用户开启了该功能)。

直击痛点:减轻压力,轻松表达

“Twitter是用来交流你关心的事。但是一些用户告诉我们,说对发推特感到不舒服,因为推文是公开的、永久的,而且有人人可见的互动数据(转发和点赞)。”Twitter的产品经理Mo Aladham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因此,我们希望用户不仅仅能使用推文和私信,还能用新的方式交流,这种方式压力更小、可控感更强。这就是为什么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在巴西测试Fleets,这种用你一闪而过的想法来开启的对话是一种新的方式。”

Twitter的产品负责人Kayvon Beykpour也表示:“每天都有人来Twitter看这世界发生了什么。Twitter的一个独特之处在于,人们通过Tweet公开分享他们的想法,从而推动了‘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是‘分享想法’这件事本身可能会让人‘望而生畏’。”因此团队一直在听取反馈意见,并努力创造方法,来帮助人们消除这种阻碍人们在Twitter上分享的焦虑。

“我知道Fleets听起来很像Stories。的确,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人们会觉得眼熟。”Beykpour说道:“但Fleets也有刻意打造的不同之处,旨在让用户更专注于自我表达以及看到他人的想法。”

对记者和新闻传播有何影响?

平台会丧失一些新闻性

Twitter无疑是新闻媒体的主战场,但自该产品上线以来, “记者可以发什么推特内容”这一问题却一直无解。

帮助记者区分专业内容和个人观点

此前,有一群不怀好意的演员挖出了一名记者八年前的推文,试图诋毁其与Gamergate(玩家门)有关。

“玩家门争议”源自于主要使用#GamerGate为主题标签的一场论战。该争议被主流媒体定位为电子游戏文化中,性别主义和进步主义的问题;“玩家门”的拥护者则称其为对抗主流媒体控制网络舆论的社会运动。“玩家门”一词用于概括争议、论战和参与者的行动。

除了这种案例,还有些重要的细节问题。例如当人们感觉一个记者发表的观点有所偏袒,或者某一条推特没有编辑得很精良,他们对记者的信任感便会被削弱。导致这个问题的核心原因是,记者无法在Twitter上区分他们的专业推文和随意抛出的想法,而后者最好是只有朋友可见。

因此,Fleets的出现,可以让记者的主信息流更加“干净”。

Twitter会失去一些新闻价值

到目前为止,Twitter是主流社交平台中最“新闻友好型”的,这种良好基因扎根于它自身的结构里:

1.实时性:默认情况下,用户看到的都是人们当下正在讨论的内容。这就是为什么当有突发新闻时,人们会蜂拥至Twitter,这也是为什么分享时政、体育或任何实时新闻信息的人在该平台上有优势。同时,记者也正好习惯于创作保质期短但优质的内容。

2.单向性:Twitter上的关系是单向的,Facebook则是典型的双向关系(用户和家人朋友联系),所以Twitter上很容易形成“一对多”的传播关系,这对媒体人来说是非常自然的安排。

3.文本性:Twitter是建立在文本之上的,当然,你也可以有照片、视频和GIF,但这140(现在是280)个字符定义着一条推文的精髓,而记者恰恰擅长制作简明的、标题型的内容。

4.链接性:在Twitter上,URL链接绝对是“一等公民”。与Instagram等平台相比,这些平台要么完全禁止外链,要么只在某些情况下允许外链。但在Twitter上,插入一个链接就会出现一张漂亮的Twitter卡片,上面有精美的图片和媒体想要展示的元数据。280个字符,使得任何深入的内容都必须有链接——这也是媒体擅长撰写的内容。

这就是为什么记者们最喜欢把使用社交媒体的精力花在Twitter上。它可以给人一种新闻编辑室的感觉——源源不断的新信息,有来有回的交流,一系列专业知识的展示……这是其他社交平台无法比拟的。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Fleets的出现可能会让普通人的体验更好,但是记者和新闻媒体的体验却会变差。Fleets和Instagram Stories的功能类似,目的都是为了拉近好友之间的关系。

谁的Fleet会在顶部时间线里最显眼?当然是那些你和对方互关的人。这些人更有可能是你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而不是你喜欢的媒体或记者。因此,Twitter在新闻信息上的传播性将略有下降。

平台、用户与新闻的关系

爱恨交织,力求平衡

用户体验为上

对于陈旧的推文,不少Twitter用户一直有删除的执念,因此会诉诸于Tweet Deleter和Tweet Archive Alaser这样的现成工具来定期删除。Tweet Deleter方面表示,目前已经删除了超过7亿条Tweet。Fleets似乎也是从推文删除的兴起,以及在其他平台风靡的“Stories”中,得到了启示。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Twitter许多最受欢迎的功能一开始都来自用户即兴发挥的解决方案。例如在没有转发按钮之前,人们使用“RT”作为转发别人的推文的前缀;在没有tag标签之前,人们使用“@”符号作为对其他人的引用标记。

阅后即焚的推文可能会减少用户的焦虑,不用担心推文会在未来对他们产生困扰,这可能对一些用户的心理健康有利——Instagram等其他APP上Stories的流行就证明了这一点,而且Instagram也一直致力于在“压力”问题上表现得更完美。

自从Instagram在2016年推出Stories以来,这一功能的使用越来越多,现在其数量已经超过了主信息流上的帖子。Twitter也在渴望着做出类似的成功产品。

对于Fleets帖子潜在的违规但“无迹可寻”的问题,Twitter的公关经理Aly Pavela表示:“我们将在删除后的有限时间内保留一份Fleet副本,便于处理任何违规行为,用户也可以对执行提出上诉。”

被损害的新闻业

在过去十多年里,社交媒体几乎每一次重大的结构性变化都损害了专业新闻媒体的利益,也弱化了普通用户对于深度优质内容的创造力。

Facebook和Twitter诞生于iPhone之前的开放网络和网络浏览器中,因此每家媒体都会制作URL,并将各自平台的核心部分链接进来。但在移动设备上诞生的APP却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想在Instagram放链接?首先你得买广告;想在Snapchat放链接?你得与Snapchat签订收入分成协议,还得把内容放入Discover,格式必须按照Snapchat的要求来。

信息流内容愈发被算法左右,计算方式更加不透明;开发者扶持流量减少;平台认为新闻内容更难管理,不是他们产品的有用部分——种种问题都让新闻媒体成为这场变革里的输家。

但在过去这段时间里,Twitter似乎一直是个例外,它几乎没有做出背离新闻性的转变。未来无法预估,也许Fleets会带来新的变数,又或许《华盛顿邮报》某个记者或编辑灵机一动,便让自家媒体成为了“Fleets之王”。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家新闻友好型的社交媒体,也正在转向新闻媒体不擅长制作的内容类型。谁能最终逆势而上呢?一切仍然值得期待。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Twitter官网,原文地址《Twitter版“阅后即焚”登场
上一篇: 上一篇:
Copyright © Twitter官网 Twitter官网 by www.tui-te.net & Twitter中文网 & Twitter注册 / tui-te.net